手機版
1 1 1

一篇合格文稿如何出爐?

收聽本文 00:00/00:00

  好文章來之不易。劉勰在《文心雕龍》中說:“夫人之立言,因字而生句,積句而成章,積章而成篇。篇之彪炳,章無疵也;章之明靡,句無玷也;句之清英,字不妄也;振本而末從,知一而萬畢矣。”即一篇好文章應從字到句、從章到篇都沒有瑕疵和敗筆,且前后呼應貫通。就寫文稿本身,特別是從技術層面而論,我的體會是,一篇合格的文稿來自科學的謀篇布局,來自嚴謹的邏輯論證,來自巧妙的章法運用。

  謀篇布局就是“想清楚”

  文稿要想站起來,必有骨架作支撐,骨架即文稿的結構。所謂結構,就是謀篇布局見諸文字的外在形式,就是確定先寫什么、后寫什么,詳寫什么、略寫什么,在哪里開頭、在哪里結尾,分幾個段落、每個段落寫些什么,以及段落之間的相互關系,從而做到“首尾圓合,條貫統序”。結構安排得好,思路鋪展得開,內容就會層次分明;結構安排得不好,就會邏輯不清,層次紊亂,論點、論據和論證之間不協調。

  古人書畫詩文講究“意在筆先”,寫文稿也應如此,動筆前既要“立意”也要“定型”。謀篇布局要解決好三個問題:

  一是根據主旨定文種。先明確是寫調查報告、領導講話、工作總結,還是寫請示報告、情況反映、工作動態,等等。

  二是根據材料定結構。在先后順序上,既可以按問題內在的邏輯關聯來寫,也可以按事實與事件發生的時空順序來寫;在材料使用上,與文稿主旨直接相關的多用詳寫,否則就簡寫;在結構形式上,確定運用縱式結構、橫式結構,還是縱橫結合,是三段式、四段式,還是六段式等。所有這些,都要根據表達主題和文稿布局來確定。

  三是根據結構定提綱。提綱是構思階段的結束、草擬工作的開始,是構思與草擬的紐帶和橋梁。要把大小標題、開頭結尾、中心內容等簡要地提煉出來,作為寫作依據。

  邏輯論證就是“說透徹”

  “想清楚”是構思,“說透徹”是論證。如政論文,分為論點、論據和論證三部分。論點是“文意”,是文稿的中心思想,是貫穿始終的主題主線;論據是用以支撐論點的材料,包括調研情況、實踐經驗、統計數據、研究結論、經典名言等,需根據其與文稿主旨的“緊密度”,以及對論點的“證明力”,進行選取、加工與提煉后方能使用;論證就是通過先分后總、先總后分或總分結合等不同形式,去闡明論點的過程。

  要善于用客觀事物的本來面貌和內在邏輯,來反映客觀事物本身的性質和特點,以統一人們的認識,制定正確的戰略和政策。毛澤東同志曾說:“寫文章要講邏輯。就是要注意整篇文章、整篇說話的結構,開頭、中間、尾巴要有一種關系,要有一種內部的聯系,不要互相沖突。”比如,《論持久戰》把抗日戰爭分為戰略防御、戰略相持、戰略反攻三個階段,論證其必然過程,科學有力、邏輯嚴謹,反映了中國抗戰的本質和規律,產生了強大的思想力量,鼓舞了抗戰信心,最終也為抗戰勝利實踐所檢驗。

  “說透徹”要符合領導意圖。要想“說透徹”,必先“聽明白”。領導交辦任務時要用心多記,沒有聽清或不完全明白時,一定要請教、詢問和溝通。如果一知半解或者自以為明白,靠想當然辦事,往往會事倍功半,很難寫出符合領導意圖的文稿。“說透徹”要符合客觀規律。要把領導意圖準確呈現出來,是一個把握大政方針、了解工作實際、認清客觀規律,并通過文稿進行表達的過程。比如,在疫情防控中,許多單位領導要作動員部署和檢查指導,起草好這類講話,既要熟悉中央部署和上級要求,了解抗疫成績和存在問題,也要對疫情傳播擴散的規律、特點等有所認識。“說透徹”要有理有據。我們常說“擺事實、講道理”,事實千姿百態,原因和道理深藏其后,要善于解剖麻雀,使感性認識上升到理性認識,并加以闡釋。

  章法運用就是“寫生動”

  章法可以理解為修飾篇章的方法,是將語言材料進行組合,連綴句群、組段成篇的方法和技巧。好文稿要主旨鮮明、選材精到、架構合理,也要善用章法,使文稿的形式與內容高度統一。這里著重談兩點。

  一是標題新穎獨到,觀點開門見山。大小標題新穎獨到才能“抓眼球”。所謂“新”,從大的方面看,就是緊跟形勢,緊貼時代,為人們所關注,甚至開時代之先聲;從小的方面講,就是切中時弊,問題看得準,角度選得好,令人耳目一新。此外,還要直截了當地亮明觀點。實際中常見的問題是,文稿的大小標題又大又空,既不好集中筆墨去寫,也不易寫深寫透。比如,“從疫情防控看基層社區治理”“從疫情防控看鄉村治理”“透過疫情看加強和創新基層社會治理”,類似的標題只點明了文稿角度和范圍,但未表達出主題思想。有的標題與內容不配套,“帽子大”“身子小”;有的開頭“兜圈子”“繞彎子”,說一些情況,作一些介紹,就是遲遲不亮明“真經”。這些情況都應盡力避免。

  二是情感豐富飽滿,語言簡潔生動。文稿不僅要曉之以理,還要動之以情。要注意運用個性化語言把文稿寫生動些,少說大話空話套話;注意適當運用修辭手法,增強文稿感染力;注意行文簡潔明快,不拖泥帶水;注意字斟句酌、反復推敲。有的同志忽視文稿的“情”,總是板起教訓人的面孔,居高臨下、頤指氣使,寫出的文稿就缺乏生氣。毛澤東詩詞在注重情感表達方面是極好典范,既有“我失驕楊君失柳”的柔腸,又有“為有犧牲多壯志”的豪情,更有許多生動比喻。語言運用不僅要生動,還要簡潔。我們常說要“字字珠璣”“擲地有聲”,就是要下煉字的功夫,有古人那種“吟安一個字,捻斷數莖須”的精神和“字字看來皆是血,十年辛苦不尋常”的寫作追求。

發布時間:2020年10月09日 13:20 來源:“秘書工作”微信公眾號 編輯:宿黨輝 打印

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有獎調查

共產黨員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24993號

北京时时彩2019安卓版手机